濮存昕:拒绝浮躁 踏实演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在线快3娱乐_重庆分分彩

  濮存昕。资料图片

  除了脸上刻下的些许皱纹,66岁的濮存昕与舞台上精神抖擞的清况 别无二致。

  采访是在9月8日,电影《决胜时刻》北京发布会以前。在这部群星云集的献礼片中,濮存昕是以配角身份参与的。他过后 这样参演电影了。当记者提到,他的上一部电影作品距今已近十年光景,“十年了”,濮存昕或多或少感慨地应了一声。

  是的,近十年间,他将大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舞台。在这方寸之间,他对戏剧有着如痴如醉的执着。

  去年记者也曾在北京人艺的后台采访过他,当时濮存昕正站在退休这俩 重要人生节点,他更多在扪心自问:“我这辈子做对了这样”。退休以前,濮存昕这样半分松懈,他像一枚匀速旋转的陀螺,不知停歇。他会感慨于往事飞逝,“这行还没干好,没干对,你这样退休了”。而他对未来的期许很简单——能像人艺的前辈那样拒绝浮躁,踏踏实实地演戏。

  ●南方日报驻京记者 刘长欣 王腾腾 实习生 林可依 策划:陈枫 赵晓娜

  “我不适合商业电影”

  《决胜时刻》的监制兼导演黄建新花了这样 晚上,打了七个小时的电话,才成功说服濮存昕参演。黄建新有点儿希望他能来,在他看来,像濮存昕这般具备深厚艺术功力的演员,不需要 让李宗仁这样 的角色立住。

  “历史人物中,告诉我我像谁。”最初受邀演李宗仁,濮存昕的反应是,为甚在么在演啊?从身高到外形都相差太少了。“李宗仁的个儿很矮,我与他长相这类度或多或少或多或少 高,他的眉骨很高,牙床突出。”濮存昕对记者说,“我这张脸比较‘世俗’,大伙儿 儿是把我划到和蔼可亲的范畴里的,演戏的以前为甚在么在让大伙儿 儿有代入感?”

  黄建新记得,当时沟通到第二天 ,濮存昕说参演的这样 条件是,得去医院做这样 牙托,肯能戴上牙托,在濮存昕看来能有百分之五十的自信。结果濮存昕还真找了一家医院,第二天 说他来,“你这样知道他戴着牙托来演了。”

  哪此年,濮存昕的影视作品寥寥无几,更多的呈现,是他一次又一次在舞台上诠释李白、常四爷等他早已熟络于心的角色。

  他也提到,“我不适合商业电影”。有限的精力,他都集中在舞台上。

  “我60 多岁了,演员肯能当了三四十年了,逗不了笑了。演电影不做就不做了,我有地方、有舞台、有肯能。”舞台上的事,得投入时间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演出都是一年前就排好了,几乎把演员接下来的时间都占满。在濮存昕看来,影视作品都是“临时的投入”,接了戏,要跨组、要跑场,“脚踏两只船做不好事儿”。

  然而《决战时刻》对濮存昕而言是有魅力的。濮存昕更多的是出于情怀参演。该片讲述了1949年中共中央驻扎香山,在那里指挥渡江战役、会见民主人士、筹备新政医学会 议和开国大典等决定中国命运走向的关键瞬间。

  只客串了几天,但他下了不少工夫。濮存昕试着“解密”这俩 人物,“你这样要解读历史,解读剧本,解读我被委托人。你这样要设身处地,我是李宗仁。”

  深入生活不需要 演好戏

  形似易,神似难。

  扮演历史人物,除了外形接近,更重要的还是要把握大伙儿 的精气神,也或多或少或多或少 要研究人物的历史、境况、思想、习性等各个方面的内容。

  为了演好李宗仁,濮存昕翻阅了或多或少或多或少相关资料,尽肯能地从人物传记中体会他的内心活动,“历史上的哪此大人物,无论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,都是或多或少或多或少故事。”

  濮存昕认为,别看李宗仁的历史照片中老要神采飞扬的模样,眼睛瞪得圆圆的,“那都是假的、装的,他根本扛不起,但他要做出个姿态来。”

  1949年1月22日,李宗仁幻想通过“和谈”,阻止人民解放军渡过长江。“他终于站在(代总统)这俩 位置上,就要受夹板气,他实际上是这样 傀儡。”读透了人物,濮存昕演起来便得心应手。

  《决胜时刻》于9月20日上映。在上映前的小范围放映中,濮存昕的表演肯能收到各种赞美之声,认为虽是客串但格外出彩。

  北京人艺的开创者、总导演焦菊隐先生认为,坚持现实主义的表演措施,要求演员们深入生活、立足人民,这样这样 不需要 演好戏。

  从艺多年,濮存昕老要认真专注为诠释角色做最充分的准备,以期与角色融为一体。

  濮存昕说他的父亲苏民先生有点儿渴望能在舞台上演鲁迅,甚至从剧院里拿走胡子道具,在街道的理发馆里剃成寸头,黏上胡子,让儿子给他拍照,过了把“饰演鲁迅”的瘾。

  不成想,儿子替他圆了演鲁迅的梦。

  60 5年上映的电影《鲁迅》,讲的是鲁迅最后三年的生活。从鲁迅的坐姿、走路的姿态、到拿烟的姿势,濮存昕我我应该 “从头到脚都成为鲁迅”。

  第一次看样片时,濮存昕感觉被委托人抽烟不像鲁迅。“鲁迅抽烟不把烟圈吐出来,要咽进去,鼻子和嘴这样再吐烟了。”拍完最后这样 镜头,濮存昕翻出来第一根烟抽了,最后体会一下角色。他清楚,接下来要和这俩 人物告别了,在那以前他再也没抽过烟。他还有点儿申请把饰演鲁迅时身上穿的棉袍留在我家,当做纪念。

  做演员就要敢于出丑

  人艺经典话剧《李白》是濮存昕的代表作之一。“李白”这俩 人物,他演绎了近三十年。在濮存昕的解读中,李白的人生中最有魅力的社会形态与经历,着实都是他受宠的前半生。在后半生中,李白报国无门,身陷乱党,他“进又这样,退又不甘”,这俩 纠结是濮存昕对李白更深的解读与诠释。

  《李白》的导演唐烨说,濮存昕肯能和“李白”融为一体。濮存昕更倾向于这样的表述:“李白或多或少或多或少 我,你这样说 李白。着实是李白在塑造我,我有点儿想像他一样无拘无束。”

  濮存昕说,这样 他“很谨慎、按规矩办事”,过后 琢磨着,这对演员来说是不行的。“做演员这样有率性,要不需要 游戏般地去诠释各种各样的演法,要敢于出丑。或多或少或多或少大伙儿 儿要像李白一样真,太好玩了。”

  在外界看来,濮存昕也是个率性而为的人。他常会说“保持真实和本真”“你这样说 个演员,背台词儿的”。

  他逐渐变得更加通融、更加真实,也更为专注。

  在剧团长大的他,从小耳濡目染着前辈们的求真务实,始终抱着精益求精的态度。他坚信我我应该 做好一件事,这样全心投入,把时间、精力、心思都投入进去。

  多年的舞台经验也使他更加明白,被委托人还这样够背叛舞台,或多或少或多或少 要继续把这俩 责任担下去。“或许是命运或使命感使然,我这样背叛舞台,背叛了,那口气或多或少或多或少 对了”。

  接受采访时,濮存昕主演搞笑的话剧《德龄与慈禧》即将上演。肯能“流量”演员参演的缘故,该剧的票价一度被炒至过万元。对于“流量”进话剧圈,濮存昕持温和鼓励的态度。

  在“超女”“快男”风靡的年代,他或多或少或多或少 ,静观其变。在他看来,年轻演员们的相貌是或多或少或多或少人买票的理由,但大伙儿 要想做一辈子演员,疑问的关键就在于与观众并肩成长,“不继续学习是不行的”,肯能立志当一辈子演员,应该从“流量”派转变为演技派。

  艺术创作应厚积薄发

  1953年,濮存昕出生在北京的这样 艺术家庭,父亲苏民是北京人艺的导演和演员。受父亲的影响,濮存昕从小就对表演兴趣浓厚。

  着实这样系统地学过表演,但濮存昕是在剧团长大的孩子。在他年幼的以前,叔叔阿姨们会手把手教他为甚在么在去表演。平日里,濮存昕也常到排练场泡着,围观各位前辈们的表演。“我讲不在 道理来,我也是40岁以前才开始慢慢上道的。但40岁以前,你懵懵懂懂看到的哪此东西,都是用。”

  除了多看到学,濮存昕也保持了良好的阅读习惯。对他而言,阅读是一辈子也离不开的事情,书一定得看,看到好的东西,一定得抄到本子上。读书、记录,这样 的习惯让濮存昕老要保持着很好的文学修养。

  在人艺过了大半辈子。也许,做这俩 行,它的层厚、它的层厚、它的层厚,使得从事者这样浮躁。耳濡目染中,他清楚,艺术创作应该是厚积薄发,从事艺术创作的人,应该注重被委托人的修养,包括生活中的学习、自我的修炼、约束。

  濮存昕还提到了被委托人心中的楷模董行佶老师。董行佶是人艺的优秀话剧演员。他刻苦、勤奋、有追求、有才华,塑造了众多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。肯能沉迷角色,董行佶患上了抑郁症,得病后,他仍在剧组认真拍摄影片,在《廖仲恺》中成功塑造了廖仲恺的光辉形象,为此荣获了第四届电影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奖。董行佶前辈对艺术的极致态度,直到现在还深深地影响着濮存昕。

  退休这件事给濮存昕带来的最直观变化是,工资走社保,再演戏就得返聘。

  从业几十年,濮存昕老要着实被委托人仍未达到好演员的标准,老要确着实这俩 行里被委托人没干好、干对。

  濮存昕对京剧大师梅葆玖说过的搞笑的话印象深刻。

  人家说:“玖爷,您选的这段不太好。”

  梅葆玖答道:“回家叫好不迟。”

  做演员,应该不争不抢不讨人好,但下了工夫做好被委托人的本职,让别人好好地琢磨你,从心里头着实你对,这是濮存昕理想中最好的境界。

[ 责编:张晓荣 ]